七竹伞

吃杂食的小仙女

【狗崽】放肆

***文和标题没啥关系,日常ooc不负责哟,一篇完
***月饼节快乐

妖狐一直知道,寮里那么多式神阿爸最宠他,给他买了新衣服,给他升了六星,给他肝了寮里最好的一套针女。哪怕他总是突突,但是每次阿爸就算是心塞的泪流满面也还是会对他说没事我家阿崽最棒!所以,妖狐从来都是肆无忌惮的,他可以任性的不出战,任性的只突突,任性的每天和小姐姐玩耍,阿爸从来不会怪他,虽然偶尔也会叹叹气,但他知道,阿爸最在乎的还是他。

大天狗来的那天,是他陪着阿爸在召唤的,当那个高大的带着金光的身影出现在召唤结界中时,阿爸高兴的都跳起来了。早就听说大天狗是很强大的式神,阿爸也一直很想要,他是为阿爸高兴的,但他却不会知道,这个强大的新式神将会给他带来什么。

有了大天狗后,阿爸每天都激情满满的带着他到处蹭经验,妖狐也去过一两次觉得无趣便没再去了,没多久,大天狗已经四星满了,可阿爸却有些不太高兴,妖狐知道,阿爸是在为没有升星的材料烦恼,可他也做不了什么。

大天狗就这样在四星满卡着,不知是不是天道捉弄,阿爸在给御魂方面也凄惨的吓人,半个月了,也才勉强凑了一套五星针女还没满暴。

寮里除了妖狐就只有姑姑一个六星式神,每天都是她在带狗粮肝御魂,有时碰到麻烦些的队友还会被嫌弃,但姑姑向来是好脾气的,从不在意这些有时还会反过来安慰阿爸。但有些事实就是摆在面前的,寮里真的太需要增加一位强大的六星式神了,就像大天狗。

阿爸从不会把不是狗粮的式神拿来当升星的材料,所以寮里的大家都很放心,照常嬉戏打闹,阿爸也渐渐被寮里轻松的气氛感染,不再急着加强大天狗。

神龛上六星转换券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妖狐并不担心,阿爸最宠他了,不会舍得的,但阿爸虽然嘴上不说,那时不时去神龛看看的举动却还是被大家察觉了,姑姑还私下来找妖狐,说让他劝劝阿爸把她换给大天狗,这样至少以后出去组队不会被嫌弃,阿爸也不用再每天为了弄套针女而叹气。

妖狐答应了,他去找了阿爸,那时阿爸正在神龛换四星蛋。他问阿爸为什么不换那张转换券,阿爸笑着说用不着的。妖狐没再说什么,默默离开了。

妖狐在走廊上碰到了大天狗,大天狗虽然来寮里有两个多月了,但妖狐却很少和他接触,而大天狗也是深居浅出的,寮里估计也只有阿爸和一直带着他的姑姑对他比较熟悉。

妖狐看着大天狗,突然想到,这个大妖总是一脸冷冰冰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养的熟的啊,他转念又想到了自己,笑了笑,他哪有资格说别人啊。

妖狐向大天狗点了点头,便从他身旁走过。

“妖狐,汝可知大义?”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妖狐有些诧异,一是诧异大天狗居然会主动和他说话,还有就是奇怪他为什么这么问。

妖狐转过身,看见大天狗也转了身看着他,那一副九天明月不可摘的姿态真是让他这地上的普通妖怪想上去挠花他的脸。

“不知。”不欲多言,妖狐转身就要走,却被人抓住了手。

“吾心悦汝,汝可愿……”与吾一同追寻大义。

“不愿。”妖狐抽出手,气恼的离开,想他妖狐活了那么久,从来只有他调戏别人的份,没想到现在居然被人调戏了,还是个男人。去他的明月,他刚才绝对是眼瞎了。

妖狐气了一会,但很快就把这事抛到了脑后,像往常一般与小姐姐们说笑。

第二天妖狐在自己的房门口看到了一封信,起先以为是那个小姐姐给他写的,欢喜的打开却在看到里面的内容后十分的想打人。

“妖狐亲启,吾日前与汝同战,深感汝之强大,故以至诚之心相邀,愿汝与吾一同追寻大义。大天狗参上。”

妖狐忍住了冲去把大天狗揍一顿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把信随手一扔,告诉自己别和傻逼一般计较。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每天都有信放在妖狐的门口,大家也都发现了,都以为是有害羞的女孩子给妖狐写了情书。但有一天抽风起了个早的桃花却发现了事情的真相,然后没多久,整个寮都知道大天狗给妖狐送情书了。

寮里小姐姐们和妖狐讨论的内容从衣服妆容变成了他和大天狗怎么样了。

妖狐受不了了,他找到了阿爸。

“阿爸,你快去把那张六星转换券换了!”

“啊?”阿爸愣了愣,“阿崽,不用的。”

“你换不换?不换我把自己送神龛了!”

阿爸一听半条命都快吓没了,“阿崽你别冲动啊!我换!我换还不行吗!”

妖狐监督着阿爸到神龛换了那张摆了许久的六星转换券,然后让路过的萤草把大天狗喊了过来。

“找吾来,有何事?”大天狗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那瑟瑟发抖的阴阳师,和一旁的妖狐。

妖狐把六星转换券往阿爸手里一塞,然后拉着大天狗到一个召唤阵内,自己又走进旁边的一个。

“阿崽,要不还是别了吧。”阿爸看着手里的六星转换券,迟迟下不去手。

“神龛就在隔壁。”

妖狐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阿爸想捶地痛哭,谁家阴阳师会被自家式神这么威胁啊!他身为平安京大阴阳师不要面子的?

阿爸哀怨的看着妖狐,对方给了他一个你看着办的眼神。嘤嘤嘤~阿崽你赢了!

脚下的召唤阵发出一阵刺眼的光,妖狐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正在慢慢消失,很快,转换仪式就结束了。

妖狐把御魂递给了阿爸,转头对大天狗说,“我已经没有力量了,以后别再来烦我。”

大天狗看着妖狐离去的背影,感受着身体里突然出现的强大力量,这曾经是属于妖狐的。明明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为何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欣喜,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一直追寻着大义从未有过迷茫的大天狗第一次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第二天,大天狗如往常一般早早起身,打理好自己后,拿出了纸笔。当笔落在纸上的时候,他却发现不知该写什么。他已经有了强大的力量,妖狐也不再是那个可以击杀八岐大蛇的强大狐妖了,他似乎没有理由再给他写信。

“我已经没有力量了,以后别再来烦我。”

想起妖狐的话,大天狗握笔的手一紧。

“咔!”

大天狗看着手中的断笔,心中愈发茫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体内强大的力量本不该属于他,还有那套闪着金光的御魂,它们都该属于那个人。

大天狗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妖狐的一颦一笑,他以扇掩面的笑,他额间血色的妖纹,还有他永远满含情意的眼……大天狗从不知道他居然将妖狐记得如此清晰。

在他漫长的过去里,他的心中只有大义,他的眼中从来只有力量和变强,对于强者,他自然会多留些心,比如大江山的那两个,还有那个来去无踪的九尾狐妖。他见过无数强者,妖狐绝不是最强的,哪怕是在这里,在大多数情况下,姑姑也是比妖狐强的,但他从未想过让姑姑与他一同追寻大义,不只是姑姑,哪怕是酒吞茨木玉藻前,他也从未想过,从始至终都只有妖狐一人,只有他。哪怕他失去了强大的力量,那份想与他一同追寻大义的心情却仍未消散,明明他已经不再强大了……

力量!对,只要让妖狐恢复以往的强大,那么他就不需要再迷茫了!

于是,刚晋升六星的大天狗主动向晴明提出去带狗粮,阿爸看着每天早出晚归的大天狗觉得很欣慰。

没有了大天狗骚扰的妖狐终于回归了平静的生活,每天和小姐姐们喝茶赏花聊些趣事好不快活,除了偶尔会想起大天狗外一切都很美好。

然而,妖狐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某天早晨,妖狐一觉醒来,一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的大天狗。

“你来做什么?”妖狐看着大天狗肩上细细的晨露,这家伙在这等了多久?

“跟吾来。”说完拉着妖狐就往阿爸那去。

于是,一大早被叫醒的阿爸在头脑一片混沌的情况下,给妖狐升了五星。

然后妖狐就被大天狗带出了门,妖狐抗议了,然而,大天狗并不理他,而他也打不过大天狗不敢硬来。

于是在大天狗的武力胁迫下,妖狐五星满了,然后他就又恢复了自由,他也看出来大天狗只是想帮他变强,估计是对之前的事心怀愧疚于是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大天狗的好意。

接下来的一个月,妖狐几乎见不到大天狗,只知道他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带狗粮,妖狐以为大天狗终于正常了开始干些身为寮柱该干的事了。

可一个月后,当他看着面前的五个五星狗粮和一套闪闪发光的针女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大天狗是个多么执着的妖怪。而阿爸也无比震惊,自己肝了两三个月都没肝出来,自家娃一个月就完事了,某平安京大阴阳师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了。

妖狐六星了,很快他又回到了之前的等级,又是个强大的六星大妖怪了。

大天狗很满意,而妖狐也松了口气,这一次是真的完事了吧,妖狐有些高兴又有些惆怅,惆怅啥?他也不知道,大概妖狐就是种多愁善感的妖怪吧。

然而事实证明,妖狐放松的太早了。当妖狐看着自己门口那似曾相识的信时,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恶意。

他去找大天狗理论,但大天狗已经出门带狗粮去了。

接近傍晚时分,妖狐来到大天狗的房门外,敲了敲门,没人,正巧姑姑来给大天狗送衣服,妖狐接过来说他送进去。

进了大天狗房间,妖狐四处打量了一番,屋里的摆设很简单,果然是那家伙的风格,妖狐走到小案前,桌上摆着纸笔,下面的纸好像画着些什么,妖狐好奇的将上面的白纸翻开。

画中人一双眼顾盼流转,掩面而笑,妖狐愣了,如果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大天狗的想法的话,那他未免有些自欺欺人。那么,他呢?他对大天狗……

房门被打开,妖狐抬头,看见了进门的大天狗,大天狗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妖狐会在这,看到案上的画,大天狗脸上有了几分不自然。那是今早写完信后不知觉中画的,等回过神来已经画完了,他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三番两次的做出些连自己都觉得奇怪的举动,但那幅画,他却不想扔。

“姑姑让我把衣服送过来。”妖狐指了指放在案上的衣服,然后从他身旁走过离开了。

接下来,妖狐依旧会收到大天狗的信,内容千篇一律,而寮里的八卦消息也漫天飞舞,妖狐却不在意,他一直在想,他对大天狗,到底是什么感情。从那天回来后,他发现自己对大天狗喜欢他这件事并不排斥,难道他也是喜欢大天狗的吗?妖狐甩了甩头,不可能呀,他明明喜欢的是小姐姐。

两个人就这样慢慢拖着,最先受不了的是妖狐,喜欢了就喜欢了吧,有什么好纠结的。

妖狐问了问椒图,得知大天狗今天没出门带狗粮,便来到了大天狗的房门外,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而入。
大天狗正在案前描画着什么,见他突然进来有些意外。妖狐走上前,果然,画的还是他,妖狐心中有些窃喜,是你先喜欢的我,我看你有诚意才回应你一下的,嗯嗯,没错,就是这样。

“大天狗,你喜欢我。”妖狐双手撑在案上看着大天狗的眼睛说道。

大天狗一愣,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人堵住了嘴。

一吻过后,妖狐放开了大天狗,舔了舔唇,“是你说的心悦我,小生收下了。”

大天狗看着眼前的妖狐,听着他的话,看着他眼中的狡黠,突然明白了什么。

“是,吾心悦汝,汝可愿……”与吾共度此生。

“我愿。”

这几天的图,酒吞,大概只有自己看得出的女体茨和皮肤荒川性转

虐就五个字,大江山退治

【狗崽】日常ooc停不下来系列 06

***感觉来了没办法,就是修仙也要写完
***要考试了,总觉得要写点什么才安心
***前文 01-02   03   04   05
06

  自从大天狗搬出去住以后,妖狐和大天狗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大天狗总是被带着到处蹭经验,转眼间已经五星了,而妖狐,则每天在寮里和小姐姐们喝茶聊天。
  这样的日子对妖狐而言本该是万分惬意的,不用出去打打杀杀累的半死不活,还有小姐姐相伴,多好啊,可是他似乎并没有那么开心。他总是会想起那个常爱黏在他身后的小家伙,尽管对方如今已是与他一般高还比他星级高的大妖了。
  与小姐姐喝茶,听她们聊起护理头发的小诀窍时,他会想起大天狗那一头柔顺的淡金色短发;看到寮里有趣的事时会想告诉大天狗,想知道他听到后会是怎样的反应;甚至于看到鸦天狗时都会想到大天狗……妖狐对于感情一向是敏感的,他想,他可能是喜欢上了大天狗。
  只是,如今的大天狗早已不似从前了,再也不会有寮里的女妖敢一脸兴奋的去捏他的脸,他也再不会像以前那样撒娇似的非要缠着妖狐,抓着他的尾巴。妖狐想着那张越发冷淡的脸,不禁有些无奈,为什么偏偏会喜欢上他呢?对于如今的大天狗,他真是一点也不敢逾越啊,那张一本正经冷冷清清的脸,真是的,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尽管心中想法万千,但感情却仍旧无法压抑,他能感受到,那份喜欢在一天天的堆积,他会为能多看大天狗一秒而心情愉悦,会因为他归来时的疲惫而心疼,会忍不住假装不经意的路过他的门前窗边……他大概是真的陷进去了,原来真正喜欢上一个人,是这种感觉吗?
  感情压抑的久了总会有爆发的时候。
  这天,阿爸为了庆祝大天狗升六,在寮里办了场宴会,家里的妖怪们闹的好不痛快。大天狗喜静,在宴会上呆了没多久便起身回屋,妖狐借着几分酒意跟了上去。两人的离席对这场宴会来说并无甚影响,也没有谁太在意。
  大天狗感受到了身后人的气息,回过身,看向笑意盈盈向他走来的妖狐,有些不自然的移开了视线。
  “有什么事吗?”
  “是有点事呢。”妖狐走到他面前,微醺的眼神盯着大天狗,让他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是什么……”唇上温润的触感将大天狗的话拦在口中,妖狐用手勾住大天狗的脖子将自己的唇送上,大天狗有几分震惊的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一个浅尝辄止的吻过后,妖狐稍稍移开,手却仍是勾着大天狗,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直勾勾的盯着大天狗的眼睛,一双眼中波光粼粼缱绻万千,另一双沉如星夜几分朦胧。
  轻轻的呼吸拂过大天狗的脸,还带着淡淡的酒香,“大天狗大人,可愿做小生的命定之人。”
  月色很美,月光很柔,景美人美,任谁都不会忍心辜负。
  但大天狗却在听了妖狐的话之后,如梦初醒一般,将他轻轻推开。
  “不愿。”
  留下淡漠的二字后,便转身离去。
  妖狐轻倚着墙,低着头。
  许久后,回廊上响起一声低吼。
  “滚蛋!”

荒川崽啊!这个皮我们不要了好不好?好不好!阿爸真的不行了!!!很绝望啊!

【狗崽】各有所爱

***可能狗崽描写不是那么细,标题随便取的
***不要指望半夜修仙党脑子有多清醒
***ooc什么的我开心就好,就酱

寮里来了只大天狗。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妖狐正和二弟三弟一起给寮里的小姐姐们准备新的香包。
妖狐看了看二弟三弟,从他们的神情也能看出他们并不是那么想去看这个新来的式神,妖狐叹了口气,早就知道这一天要来的。
妖狐刚来的时候,寮里的式神还不算多,但阿妈却非常偏爱他,于是他有了二弟三弟,他们穿着三套不同的衣服,而他是三只妖狐中的老大,也是等级最高的,五星满,在寮里也仅次于扛把子的姑姑。从他来到这个寮开始,他就不停地听阿妈说隔壁哪个寮的狗子和妖狐很恩爱,或是看着别人家的大天狗一脸羡慕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说迟早他也会有一只疼爱他的狗子……这样的唠叨,二弟三弟也是听了不少的,于是三只妖狐不约而同的对大天狗这个式神没什么好感,毕竟谁都不想一直和其他人捆绑在一起。
妖狐一直都知道,阿妈迟早会召唤出大天狗,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站在召唤室的门外,妖狐叹了口气,调整了神情,拉开了门。和他想象不太一样,阿妈并没有那么欣喜若狂,前两天召唤出青行灯时似乎也差不多是这样吧。也是,任谁召唤了那么多次都会腻的吧,哪怕是突然召唤出了强大的稀有式神也很难有太多的惊喜。
尽管他心中怀着能逃过一劫的侥幸,但一看到阿妈回头看到他时眼中突然亮起的光,他就知道终究是逃不过的。
“崽来啦!快过来!”
阿妈把小天狗的手放在妖狐手心,轻轻握了握。
“崽啊!阿妈说过会给你召唤一个属于你的大天狗的!以后,他就交给你了!”
“那真是小生的荣幸。”妖狐握住了仍是一脸懵懂的小天狗的手,眯着一双狐眼笑了,仿佛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晃了眼。
而一旁的姑姑却是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妖狐和小天狗紧握的手。
夜静悄悄的,式神们大都睡下了,蝴蝶精和食梦貘如往常一般去寻找甜美舒适的梦境,后院的池塘依稀传来有节奏的蛙鸣声,在静谧的庭院中回荡,还不时撩起樱花树叶“沙沙”的和鸣。
再静谧的夜晚也难免有不眠的人。
妖狐坐在门外的屋檐下,时不时小酌一口手中的清酒,就着这清冷的月色,竟有几分羽化登仙的风韵。
“你这是想替灯笼鬼和提灯守夜吗?”
妖艳的女狐揶揄了一句,见妖狐并不搭理,便在他身边坐下,拿过一旁的酒壶给自己倒了盏酒,倚着廊柱喝了起来。
喝下半杯,三尾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你真的,打算和那个新来的在一起?”
“不然呢?”妖狐慵懒的声音不知沾了几分酒意。
“你明知只要你说不愿,阿妈定不会强迫你。”三尾看着妖狐那不以为意的样子有些无奈。
妖狐盯着手中的酒盏沉默了一会儿。
“知道吗?我已经很久没看见阿妈这么开心过了…”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有些晃荡地起了身,向屋里走去。
三尾有些愣神地看着那轮弯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寮里的欢声笑语渐渐消失,所有人都守着一个随时可能被遗弃的明天惴惴不安。
虽说是让大天狗跟着妖狐,但毕竟带孩子这种事还是姑姑更得心应手,于是大天狗白天大多数时候都和姑姑一起出去蹭经验,回到寮里则是和妖狐呆在一起。尽管大天狗不明白为什么阿妈每次看到他和妖狐在一起就会格外的开心,但他并不讨厌这样,因为他发现只要阿妈开心妖狐就会开心,而他,想要妖狐开心,虽然他能感觉到,妖狐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喜欢自己。
也许是因为大天狗变强激起了阿妈久违的斗志,阿妈带着姑姑和兔子出去征战了几个星期,终于凑了一套不错的御魂,而狗子也升上了五星。阿妈还把珍藏多年的黑蛋拿出来给狗子升技能,虽然数量不多,但好在大天狗争气,乖乖的把大招升满了。
御魂有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升星了,寮里的狗粮并不少,但要达到升星的要求却不是那么简单的,阿妈在神龛换了两个五星蛋,可还是差了不少。
寮里渐渐有了阿妈打算把五星式神喂掉的风声,而放眼寮里的五星,辉夜兔子座敷老爷子桃花都是平日里必不可少的式神,而像妖狐夜叉这样更多是心血来潮养上来的式神似乎就变得很危险。然而寮里人人自危,阿妈却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每天照常带着狗粮,一个星期后,终于有了第三个五星蛋。这进度实在说不上快,虽然阿妈每天都在喊着好累。
这天阿妈刷完狗粮回来路过庭院时喊了声妖狐,把他带进了屋,那表情也并不像是有什么好事,庭院里的大小妖怪们都有些慌了。
过了一会儿,见妖狐还没出来,蝴蝶精有些害怕的问身边的食梦貘,“阿妈不会真的要把妖狐哥哥喂掉吧?”
食梦貘也很担心,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只好说不知道。
小蝴蝶越想越害怕,最后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不想妖狐哥哥被喂掉!”
旁边的式神们一听也悲伤了起来,有些胆子小的也跟着哭了起来。
姑姑和大天狗把狗粮送回结界到庭院时看到的便是一副副悲戚的面容,还有小妖怪们的哭泣声,一时也慌了神。再听说阿妈要把妖狐喂掉更是吓了一跳,虽说不曾听阿妈提起但想来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姑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再说阿妈这边正和妖狐说着,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甚至还有哭声,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急忙忙的出来。一出门就被小蝴蝶抱住了,一群式神也围了上来。
“阿妈,不要喂掉妖狐哥哥!”
“是啊!不要喂掉妖狐哥哥,要喂就喂我好了!”
……
阿妈一听就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谁说我要喂掉阿崽的?”阿妈委屈,她看起来就像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呀!”
一庭院的式神闻言都停下声来看向阿妈。
“咳咳!我找阿崽才不是为了把他喂掉,你们都在想些什么呀?而且,你们都是我的大宝贝儿,我怎么会把你们喂掉啊!”
“那阿妈你会像隔壁家的阿妈抛弃他们一样抛弃我们吗?”
隔壁家?阿妈想了想终于明白了家里式神们的恐慌是怎么来的了,隔壁寮的那家伙好像是失踪了很久,那一家子式神也像是被抛弃了一样无人照顾。
阿妈蹲下来抱住蝴蝶精,拍了拍她的背安抚着道,“放心吧,我不会的,我怎么舍得呢?你们这么可爱!”
自从那天过后,寮里恢复了往昔的欢声笑语,而后来三尾问起妖狐那天阿妈找他说了什么,妖狐只是笑而不语,眼神却落在了三尾身后和妖琴琴笛合奏的大天狗身上。
那天阿妈把妖狐叫进屋后,两人面对面坐下。
“崽啊,阿妈对不起你……”阿妈低着头,声音有些哑。
“阿妈……”妖狐有些害怕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阿妈。
“你听我说完。”阿妈打断了妖狐的话,“要不是姑姑提醒我,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我一直,一直想着要你和狗子在一起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想法,我以为你也是喜欢他的,我对不起你,亏我还一直说爱你疼你,可我却……”
细细的呜咽声替代了后面的话,妖狐轻轻抱住她,手轻轻的在她背上轻抚着。
过了一会儿,哭也哭够了,阿妈坐起来抹了把眼泪,冲妖狐笑了笑,“我家崽崽是最棒的,最好的,我晚点让姑姑收拾间屋子,你以后就不用勉强自己和狗子一起住了。”
……
妖狐看着正在吹笛的大天狗,只见对方也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看了过来,妖狐冲他笑了笑。他是了解姑姑的,姑姑是不可能主动去和阿妈说起的,毕竟这可能伤害到大天狗,但如果是大天狗主动提起……
他仔细看了看樱花树下的大天狗,精致的面容,挺拔的身姿,兴许是那时的阳光太好,笛声太美,他竟觉得那树下的身影入了他的眼迷了他的心。
大天狗,好像也没那么讨厌。
(狗子和崽是会在一起的,但是我不想写了_(:з」∠)_)


【荒川×真天】邪教系列01(估计没有02)

***痴迷邪教,只能自己产粮
***ooc是什么?能吃吗?
***自嗨产物,我开心就好_(•̀ω•́ 」∠)_

“阿川?”
耳边传来的呼唤将荒川的思绪拉了回来,他居然在和真天吃饭的时候走神了。
“阿川,你有什么心事吗?”小真天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他向女孩露出一个微笑,眼中带着些歉意。他看了看桌上的菜道,“真天做的菜进步很大呢,做的越来越好了。”
“嗯。”以津真天低下头,继续吃饭。真的有这么烦恼吗?
月色渐深,真天躺在床上,身边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她偏过头看着荒川熟睡的面容,这张平日就严肃认真的脸就算是在睡梦中也是那般,只是为何就连睡梦中你都要皱着眉头呢。真天伸出手轻轻抚在荒川皱起的眉头上,却怎么也抚不平,她轻叹了一声,侧过身背对着荒川,闭上了眼,心中却仍是思绪万千。
荒川是她大学的学长,他大四那年,她才大二,因为做项目认识了,后来一来二去,她发现自己动了心,在闺蜜的鼓励下表了白,幸运的是荒川对她也并非无意,他们就这样走到了一起。转眼已经三年过去了,荒川有了份很不错的工作,事业上一帆风顺,甚至在家里的支持下早早买了套小房子,而她则拿到了保研的资格,学业基本无忧,两人同居在荒川的房子里,好不自在。在外人眼里,他们绝对是令人生羡的神仙眷侣,曾经她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是,半个月前她才发现也许一切并不如她想的那般美好。她不知道当她看着另一个女人挽着荒川进入酒店时自己是怎样的心情,她甚至不敢走上前去质问。
那天回到家,她想了很多,想他们从相识到如今的点点滴滴,想的越多,她越害怕,她甚至觉得也许荒川从未爱过她。
荒川是个看上去严肃冷淡,但内心温柔总是为别人着想的人,她太了解他了,以至于她会觉得他们的感情只是他的施舍。
思绪如杂草一般疯狂生长,她知道她不该想这么多,她应该冷静,可是她做不到。
她花了整整一夜的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那一夜,荒川没有回家。她没有收到任何电话短信的说明,平淡的就好像这一次和他以前加班不归的几次并无不同。
日子还是一样的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真天发现荒川经常会走神,问他,他也从不会说。
是因为自己吗?不想伤害所以无法开口吗?她不可避免的会想很多,可她问不出口,果然,她一直都很胆小,以前还有闺蜜的鼓励,可现在,她却根本不敢也不愿寻求别人的帮助。
看着荒川越来越烦恼,真天越发自责,荒川很好,他们在一起后他总是什么都由着她,尽管在外人面前总是严肃的,对她却很温柔。在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她甚至没法生气。
负面的情绪一天天的积压在她心里,她开始变得有些不可理喻,莫名其妙的生气,莫名其妙的任性,有时她多希望荒川能忍无可忍的和她吵一架,但是他却每次都只是有些无奈的包容她,可越是这样,她越是难受。
再这样下去,她会疯的。她很累,荒川应该也是吧。
“荒川,我们分手吧。”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久到让她以为这通电话并未接通。
“好。”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那声音竟有些沙哑。
“我今天就收拾一下搬回宿舍,这段时间,谢谢你。”
“我提前下班送你回去。”
“嗯。”
挂了电话,她顺着墙蹲下,将脸埋进双臂。细细的呜咽声在房间里回荡着,被揉碎揉碎然后消散。
“送到这就可以了。”校门外,真天拿着行李箱站在车旁。
“嗯。”她一路都不敢去看荒川的脸,无论是什么样的表情她想她都只会更伤心。
“那再见了。”
“再见。”
她的归来毫不意外的引来了室友的一阵追问,可她什么也不想说。
“想回来就回来了。”
察觉到她情绪不好室友也不好再追问。
她再一次见到荒川是一个月以后在毕业晚会上,荒川作为邀请嘉宾出现,与他一同出现的是那天挽着他进酒店的女人。在他们进场的那一刻,真天感觉到有无数道目光落在她身上,带着各种不同的情绪,不得不说很尴尬,荒川不是那种会故意让她难堪的人,哪怕他们已经分手了。
为了避开那些复杂的眼神,她躲进了被帘子遮挡的小阳台,虽然这里的风让穿着露肩小礼裙的她有些瑟瑟发抖。身后的帘子被掀开,有脚步声传来,她没有回头,但她就是知道,是他。
荒川走到她身边,和她一样靠在围栏上。
“你最近还好吗?”久违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那一刻她的眼眶湿了。
“还好,你呢?”
“我也还好。”
一时无言,沉默让气氛有些压抑。
“她很漂亮。”
“啊?”荒川愣了愣,也许是没反应过来这突变的话题,“很多人都这么说。”
又沉默了……
“表姐她非要跟着来,刚才……,抱歉。”
真天猛地转过头看向荒川,“表姐?!可是你们明明都一起去酒店了!”
“酒店?”荒川被真天突然的动作和问话吓了一下,再一想便明白了。
“那天,你看到了?”
“嗯,刚好路过。”
“那天她刚来,说要住家里,我没答应,就送她去了酒店。”
“可是那晚你……”
“送她去了酒店我回了公司,那段时间有个大项目出了点问题。”荒川看着真天一脸的错愕。
“别哭。”
“我没有。”
“好,你没有。”他伸出手,轻轻将她脸上的泪水擦去,可是却越擦越多,于是他将她揽入怀中。
真天拉开帘子从小阳台回到大厅时,身上披着荒川的外套,衣服的主人早就走了。她知道,很多人都在看着她,眼神估计更复杂了,但她却毫不在意。
回宿舍的路上,她脑子里全是荒川抱着她时说的话。
“傻丫头,该回家了。”

发完荒川×真天跑去抽卡,居然抽出真天小可爱了!!!!太激动都忘截图了(´╥ω╥`)
所以,我终于不用去蹭别人的真天了吗?阿爸爱你!家里的孤寡老荒川也给你!!!

大概是一个咸鱼以为自己终于要脱单了结果老婆突然没了的故事吧,以及论正确恋爱指导的重要性。
至于CP什么的,我开心就好_(•̀ω•́ 」∠)_
(没错!我就是那个蹭个结界都能脑洞满天飞的小仙女!小孟婆是我家的T^T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她!)

【狗崽】日常ooc停不下来系列 05

***除夕快乐!过年好!!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前两天就写好了,然而没敢发(我觉得发了会被干掉)但是为了证明我还木有弃坑,我勇敢的发了,憋打我!
***希望大家新的一年心想事成!!!

05
  自那日深入交流一番之后,妖狐看小天狗也没当初那么不顺眼,对于小天狗喜欢抓着他尾巴这件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他也挺喜欢小天狗那软软的手感呢。
  妖狐每天带着他打打副本,再喂一堆阿爸送来的达摩蛋,没多久,小天狗就长成了一只三星满少年狗子。
  樱花摇曳,阳光微暖,平日里总带着几分轻佻的妖狐正枕在大天狗腿上,没了醒着时那些刻意的神情,沉睡中的妖狐多了几分乖巧自然,大天狗靠着樱花树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只手却拿着团扇轻轻扇着风,一只翅膀展开遮住了本该照在妖狐脸上的阳光。
  岁月静好,这是阿爸看到这一幕时的感受,他突然觉得让他们就这样也不错,但是,他记得崽好像并不是很喜欢狗子。他放缓脚步向两人走去,狗子发现了他的到来,睁开眼看向他。
  阿爸停住了,那一瞬间他好像读懂了对方传说中只有崽崽才看的懂的眼神——不悦。是的,不悦!阿爸第一次读懂自家狗子的眼神居然是一个大写的不悦。阿爸受伤了,阿爸开始怀疑人生了。
  阿爸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狗子越发不悦的眼神他还是乖乖闭了嘴,小心的撤离了院子。嘤嘤嘤~我家狗子居然凶我了。
  阿爸离开后,妖狐的耳朵颤了颤,像是醒了却没有睁开眼。
  “刚刚阿爸来了?”刚醒还带着些鼻音,妖狐侧了个身,脑袋在狗子腿上蹭了蹭。
  “没什么事。”
  “嗯…”
  妖狐很快又睡了过去,大天狗看着妖狐的侧脸轻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掩住了眼中复杂的情绪。
  这天,阿爸把崽和狗子叫到他房里。
  “崽啊,给狗子升星的达摩蛋我让姑姑准备好了,狗子升四星之后让姑姑带着一起刷狗粮,就不会烦你了。他的房间我也让雪女去准备了,这阵子辛苦你了。”
  阿爸拍了拍妖狐的肩,颇为欣慰。
  妖狐愣了愣,才发现他这段时间一直忽略了大天狗是个能撑起半个寮的大妖,实力够了就要出去独当一面的。
  “那自然最好不过。”妖狐眯着眼笑了笑,看向身后的大天狗,“狗子你以后变强了可别忘了小生呀。”
  大天狗却不看他,将眼神移向了一旁,闭口不言。
  “那狗子就交给阿爸了,我走了。”
  妖狐离开后,阿爸明显感觉到屋子里的温度骤降,看向大天狗,平日面无表情的大狗子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不爽”。
   “额……狗子,你……你听我说。”阿爸欲哭无泪,这神马情况啊!
  “阴阳师,你阻碍了吾的大义。”大天狗不悦的开口道,房间里的风已经隐隐有些暴动的征兆。
  “狗子你冷静啊!冷静啊!!”救命啊!我家狗子要谋杀亲爸啦!
  “大天狗大人,你的房间准备好了。”不知何时出现的雪女拦在了大天狗面前,“在妖狐隔壁。”
  果然,此话一出暴动的风和缓了不少。
  “大天狗大人,强者为上,你应该明白吧。”雪女又补了一句。
  大天狗一听,收敛了妖气离开了,留下心有余悸的阿爸和表情冰冷如常的雪女,阿爸看了看雪女。
  阿爸:发……发生了什么?!我为啥不是很懂啊?!!
  雪女:你不需要懂。
  阿爸:QAQ闺女你真不是嫌弃我?!
  雪女:……(默默移开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