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竹伞

吃杂食的小仙女

【荒川×真天】邪教系列01(估计没有02)

***痴迷邪教,只能自己产粮
***ooc是什么?能吃吗?
***自嗨产物,我开心就好_(•̀ω•́ 」∠)_

“阿川?”
耳边传来的呼唤将荒川的思绪拉了回来,他居然在和真天吃饭的时候走神了。
“阿川,你有什么心事吗?”小真天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他向女孩露出一个微笑,眼中带着些歉意。他看了看桌上的菜道,“真天做的菜进步很大呢,做的越来越好了。”
“嗯。”以津真天低下头,继续吃饭。真的有这么烦恼吗?
月色渐深,真天躺在床上,身边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她偏过头看着荒川熟睡的面容,这张平日就严肃认真的脸就算是在睡梦中也是那般,只是为何就连睡梦中你都要皱着眉头呢。真天伸出手轻轻抚在荒川皱起的眉头上,却怎么也抚不平,她轻叹了一声,侧过身背对着荒川,闭上了眼,心中却仍是思绪万千。
荒川是她大学的学长,他大四那年,她才大二,因为做项目认识了,后来一来二去,她发现自己动了心,在闺蜜的鼓励下表了白,幸运的是荒川对她也并非无意,他们就这样走到了一起。转眼已经三年过去了,荒川有了份很不错的工作,事业上一帆风顺,甚至在家里的支持下早早买了套小房子,而她则拿到了保研的资格,学业基本无忧,两人同居在荒川的房子里,好不自在。在外人眼里,他们绝对是令人生羡的神仙眷侣,曾经她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是,半个月前她才发现也许一切并不如她想的那般美好。她不知道当她看着另一个女人挽着荒川进入酒店时自己是怎样的心情,她甚至不敢走上前去质问。
那天回到家,她想了很多,想他们从相识到如今的点点滴滴,想的越多,她越害怕,她甚至觉得也许荒川从未爱过她。
荒川是个看上去严肃冷淡,但内心温柔总是为别人着想的人,她太了解他了,以至于她会觉得他们的感情只是他的施舍。
思绪如杂草一般疯狂生长,她知道她不该想这么多,她应该冷静,可是她做不到。
她花了整整一夜的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那一夜,荒川没有回家。她没有收到任何电话短信的说明,平淡的就好像这一次和他以前加班不归的几次并无不同。
日子还是一样的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真天发现荒川经常会走神,问他,他也从不会说。
是因为自己吗?不想伤害所以无法开口吗?她不可避免的会想很多,可她问不出口,果然,她一直都很胆小,以前还有闺蜜的鼓励,可现在,她却根本不敢也不愿寻求别人的帮助。
看着荒川越来越烦恼,真天越发自责,荒川很好,他们在一起后他总是什么都由着她,尽管在外人面前总是严肃的,对她却很温柔。在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她甚至没法生气。
负面的情绪一天天的积压在她心里,她开始变得有些不可理喻,莫名其妙的生气,莫名其妙的任性,有时她多希望荒川能忍无可忍的和她吵一架,但是他却每次都只是有些无奈的包容她,可越是这样,她越是难受。
再这样下去,她会疯的。她很累,荒川应该也是吧。
“荒川,我们分手吧。”
电话那头沉默许久,久到让她以为这通电话并未接通。
“好。”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那声音竟有些沙哑。
“我今天就收拾一下搬回宿舍,这段时间,谢谢你。”
“我提前下班送你回去。”
“嗯。”
挂了电话,她顺着墙蹲下,将脸埋进双臂。细细的呜咽声在房间里回荡着,被揉碎揉碎然后消散。
“送到这就可以了。”校门外,真天拿着行李箱站在车旁。
“嗯。”她一路都不敢去看荒川的脸,无论是什么样的表情她想她都只会更伤心。
“那再见了。”
“再见。”
她的归来毫不意外的引来了室友的一阵追问,可她什么也不想说。
“想回来就回来了。”
察觉到她情绪不好室友也不好再追问。
她再一次见到荒川是一个月以后在毕业晚会上,荒川作为邀请嘉宾出现,与他一同出现的是那天挽着他进酒店的女人。在他们进场的那一刻,真天感觉到有无数道目光落在她身上,带着各种不同的情绪,不得不说很尴尬,荒川不是那种会故意让她难堪的人,哪怕他们已经分手了。
为了避开那些复杂的眼神,她躲进了被帘子遮挡的小阳台,虽然这里的风让穿着露肩小礼裙的她有些瑟瑟发抖。身后的帘子被掀开,有脚步声传来,她没有回头,但她就是知道,是他。
荒川走到她身边,和她一样靠在围栏上。
“你最近还好吗?”久违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那一刻她的眼眶湿了。
“还好,你呢?”
“我也还好。”
一时无言,沉默让气氛有些压抑。
“她很漂亮。”
“啊?”荒川愣了愣,也许是没反应过来这突变的话题,“很多人都这么说。”
又沉默了……
“表姐她非要跟着来,刚才……,抱歉。”
真天猛地转过头看向荒川,“表姐?!可是你们明明都一起去酒店了!”
“酒店?”荒川被真天突然的动作和问话吓了一下,再一想便明白了。
“那天,你看到了?”
“嗯,刚好路过。”
“那天她刚来,说要住家里,我没答应,就送她去了酒店。”
“可是那晚你……”
“送她去了酒店我回了公司,那段时间有个大项目出了点问题。”荒川看着真天一脸的错愕。
“别哭。”
“我没有。”
“好,你没有。”他伸出手,轻轻将她脸上的泪水擦去,可是却越擦越多,于是他将她揽入怀中。
真天拉开帘子从小阳台回到大厅时,身上披着荒川的外套,衣服的主人早就走了。她知道,很多人都在看着她,眼神估计更复杂了,但她却毫不在意。
回宿舍的路上,她脑子里全是荒川抱着她时说的话。
“傻丫头,该回家了。”

发完荒川×真天跑去抽卡,居然抽出真天小可爱了!!!!太激动都忘截图了(´╥ω╥`)
所以,我终于不用去蹭别人的真天了吗?阿爸爱你!家里的孤寡老荒川也给你!!!

大概是一个咸鱼以为自己终于要脱单了结果老婆突然没了的故事吧,以及论正确恋爱指导的重要性。
至于CP什么的,我开心就好_(•̀ω•́ 」∠)_
(没错!我就是那个蹭个结界都能脑洞满天飞的小仙女!小孟婆是我家的T^T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她!)

【狗崽】日常ooc停不下来系列 05

***除夕快乐!过年好!!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啥,前两天就写好了,然而没敢发(我觉得发了会被干掉)但是为了证明我还木有弃坑,我勇敢的发了,憋打我!
***希望大家新的一年心想事成!!!

05
  自那日深入交流一番之后,妖狐看小天狗也没当初那么不顺眼,对于小天狗喜欢抓着他尾巴这件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让他也挺喜欢小天狗那软软的手感呢。
  妖狐每天带着他打打副本,再喂一堆阿爸送来的达摩蛋,没多久,小天狗就长成了一只三星满少年狗子。
  樱花摇曳,阳光微暖,平日里总带着几分轻佻的妖狐正枕在大天狗腿上,没了醒着时那些刻意的神情,沉睡中的妖狐多了几分乖巧自然,大天狗靠着樱花树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只手却拿着团扇轻轻扇着风,一只翅膀展开遮住了本该照在妖狐脸上的阳光。
  岁月静好,这是阿爸看到这一幕时的感受,他突然觉得让他们就这样也不错,但是,他记得崽好像并不是很喜欢狗子。他放缓脚步向两人走去,狗子发现了他的到来,睁开眼看向他。
  阿爸停住了,那一瞬间他好像读懂了对方传说中只有崽崽才看的懂的眼神——不悦。是的,不悦!阿爸第一次读懂自家狗子的眼神居然是一个大写的不悦。阿爸受伤了,阿爸开始怀疑人生了。
  阿爸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狗子越发不悦的眼神他还是乖乖闭了嘴,小心的撤离了院子。嘤嘤嘤~我家狗子居然凶我了。
  阿爸离开后,妖狐的耳朵颤了颤,像是醒了却没有睁开眼。
  “刚刚阿爸来了?”刚醒还带着些鼻音,妖狐侧了个身,脑袋在狗子腿上蹭了蹭。
  “没什么事。”
  “嗯…”
  妖狐很快又睡了过去,大天狗看着妖狐的侧脸轻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掩住了眼中复杂的情绪。
  这天,阿爸把崽和狗子叫到他房里。
  “崽啊,给狗子升星的达摩蛋我让姑姑准备好了,狗子升四星之后让姑姑带着一起刷狗粮,就不会烦你了。他的房间我也让雪女去准备了,这阵子辛苦你了。”
  阿爸拍了拍妖狐的肩,颇为欣慰。
  妖狐愣了愣,才发现他这段时间一直忽略了大天狗是个能撑起半个寮的大妖,实力够了就要出去独当一面的。
  “那自然最好不过。”妖狐眯着眼笑了笑,看向身后的大天狗,“狗子你以后变强了可别忘了小生呀。”
  大天狗却不看他,将眼神移向了一旁,闭口不言。
  “那狗子就交给阿爸了,我走了。”
  妖狐离开后,阿爸明显感觉到屋子里的温度骤降,看向大天狗,平日面无表情的大狗子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不爽”。
   “额……狗子,你……你听我说。”阿爸欲哭无泪,这神马情况啊!
  “阴阳师,你阻碍了吾的大义。”大天狗不悦的开口道,房间里的风已经隐隐有些暴动的征兆。
  “狗子你冷静啊!冷静啊!!”救命啊!我家狗子要谋杀亲爸啦!
  “大天狗大人,你的房间准备好了。”不知何时出现的雪女拦在了大天狗面前,“在妖狐隔壁。”
  果然,此话一出暴动的风和缓了不少。
  “大天狗大人,强者为上,你应该明白吧。”雪女又补了一句。
  大天狗一听,收敛了妖气离开了,留下心有余悸的阿爸和表情冰冷如常的雪女,阿爸看了看雪女。
  阿爸:发……发生了什么?!我为啥不是很懂啊?!!
  雪女:你不需要懂。
  阿爸:QAQ闺女你真不是嫌弃我?!
  雪女:……(默默移开视线)

2017,做一只勤劳的孩纸_(:з」∠)_

给自己立个flag,如果刷出姑姑皮肤我就把姑姑6星了
(至今没刷出传说中携带秘宝小纸人的我QAQ)

【狗崽】日常ooc停不下来系列04

***毕竟圣诞节,更一发顺便祝大家圣诞快乐!

04
  妖狐摔门而去后已经没有了去找椒图姐姐的心情,于是跑去听了听乐妓的小曲,和美人们调笑了许久,总算是把白天那些烦心事忘了个干净,直到半夜才带着一身脂粉酒气回到了家里。
  喝酒喝的头有些发晕的妖狐顾不得把自己清洗一番就直接倒头大睡,朦胧间觉得身边似乎多了什么东西,热热的,软软的。
  第二天妖狐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小狗子微微皱着眉的小脸。
  Σ( ° △ °|||)︴!!!什么情况!
  小天狗见妖狐醒了,从他怀里爬了出来,闻了闻发现身上沾了不少脂粉和酒的味道,眉头皱的更紧了。妖狐也发现了自己昨天似乎玩的有些过,身上味道是浓了些,别说小天狗,就是他自己也有些受不了。
  “你把衣服脱了吧,我拿件我以前的衣服给你,阿爸估计还没给你准备多的衣服。”说着便在衣柜里找了找还真没找出适合小天狗穿的衣服,毕竟他当初刚召唤出来就直接吃达摩喂到了三星,没当过一天幼崽。
  “额……”妖狐只好翻出件明显大了的衣服,有些尴尬的说道,“要不,你先将就一下?”
  小狗子看了看妖狐手上明显大了的上衣,又感受了一下身上的味道,想了想接过了衣服。
  “我去打点水回来,顺路就洗个澡,你等等。”
  十多分钟后,妖狐的房里满是白雾,妖狐泡在大浴桶里舒服的吐了口气,桶的另一头是小小的大天狗。小天狗脸上泛着因泡热水而起的红霞,配上一张白净的小脸,看的妖狐心里一阵嫉妒。
  “你这脸这么好看,长大了肯定是个祸害。”妖狐往前探了探身子,手捏上小天狗的脸,软软的,手感不错。
  小天狗不说话,默默地看着妖狐,那额上鲜红的妖印在这薄雾中更是摄人心魂,一双媚眼纵是主人无心也透着一丝魅惑,还有那如玉的肌肤不知有多少人为之疯狂,明明是那么美好的人,却又活的如平常妖怪一般,生生掩住了身上的万丈光华。他从被召唤出来第一眼看到妖狐就知道,这个妖怪很强大,只要他想,他完全可以魅惑所有人去做他想做的事,魅惑之术不才应该是狐族所行之道吗?可他偏偏选择了那么野蛮的力量。
  妖狐见小天狗傻傻地看着自己,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用力捏了捏他的脸,让他回神。
  “在想什么呢?”妖狐痴迷于手上柔软的触感,又轻轻捏了几下。
  “你很好看。”小天狗一脸认真的看着妖狐的眼睛说着。
  妖狐愣了一下,又扬起了那魅惑众生的笑。
  “小生还以为你多正经呢,这话说起来怎么这么像是小生平时和小姐姐们说的情话呢。”
  “你喜欢她们吗?”小天狗听着妖狐口中的小姐姐,总觉得这么美丽的妖怪应该和更强大的妖怪才勉强算是般配,更何况那些人类女子和小妖怪。
  “自然是喜欢的,她们可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呢。”妖狐不满足于只是捏捏小脸,把小天狗往怀里一拉。
  “呀!”小天狗一声惊呼,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身后的翅膀垂在两边,背紧贴着妖狐,他甚至感受到了妖狐的心跳,这只美好的妖怪似乎更加真实了。
  妖狐满足地蹭了蹭,舒服的吐了口气,本来以为小天狗有翅膀会有些硌人,却没想这翅膀如此柔软,现在想想这小家伙也没那么讨厌。
  “命定之人,不应该只有一个吗?”小天狗还纠结着之前的话题。
  妖狐心情不错也不嫌他烦 ,抱着软软的小天狗,颇为随意的开口。
  “小狗子啊,你怎么这么天真呢?狐族从来滥情,只要美便没有不爱的。”
  “天性如此的狐族若只有一位命定之人,这情缘可就成情劫了。”
  小天狗听的懵懵懂懂,却也听明白了命定之人并没有那么重要,只要美就喜欢吗?
  “你……之前说我好看,那你,喜欢我吗?”小天狗小声的说着,估计是有些害羞。
  妖狐被他逗乐了,这小天狗真是可爱呢,轻笑了一声,“自然,是喜欢的。”
  妖狐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我听说隔壁的大天狗觉醒之后好像很难看,你以后若是也变丑了我可不会喜欢你了。”
  小天狗不说话,默默抓住手边的狐狸尾巴。
  妖狐自然感受到了,本想叫他放手,却又想到自己一样抱着他呢,想了想觉得自己好像也没亏,算了,要抓就抓着吧,反正他又不像那些死板的妖狐,尾巴只有命定之人才能碰什么的,命定之人哪有那么重要,明明都不过随口一说罢了,还真能当真不成。

有人觉得钟灵和络新妇很配吗?
有吗有吗?
没有的话我等下再来问*罒▽罒*

我家黑白都是碎片凑的,先凑齐了黑,第二天打百鬼就凑齐了白,但是对于这一天的差距表示很不满意,所以肝了好多天,终于凑够了两套觉醒材料,嘤嘤嘤~阿爸是不是很爱你们? 可是,为啥你们觉醒后的模和头像画差距辣么大?感觉受到了欺骗好嘛?

要不要合成,好纠结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