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竹伞

吃杂食的小仙女

【狗崽】各有所爱

***可能狗崽描写不是那么细,标题随便取的
***不要指望半夜修仙党脑子有多清醒
***ooc什么的我开心就好,就酱

寮里来了只大天狗。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妖狐正和二弟三弟一起给寮里的小姐姐们准备新的香包。
妖狐看了看二弟三弟,从他们的神情也能看出他们并不是那么想去看这个新来的式神,妖狐叹了口气,早就知道这一天要来的。
妖狐刚来的时候,寮里的式神还不算多,但阿妈却非常偏爱他,于是他有了二弟三弟,他们穿着三套不同的衣服,而他是三只妖狐中的老大,也是等级最高的,五星满,在寮里也仅次于扛把子的姑姑。从他来到这个寮开始,他就不停地听阿妈说隔壁哪个寮的狗子和妖狐很恩爱,或是看着别人家的大天狗一脸羡慕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说迟早他也会有一只疼爱他的狗子……这样的唠叨,二弟三弟也是听了不少的,于是三只妖狐不约而同的对大天狗这个式神没什么好感,毕竟谁都不想一直和其他人捆绑在一起。
妖狐一直都知道,阿妈迟早会召唤出大天狗,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站在召唤室的门外,妖狐叹了口气,调整了神情,拉开了门。和他想象不太一样,阿妈并没有那么欣喜若狂,前两天召唤出青行灯时似乎也差不多是这样吧。也是,任谁召唤了那么多次都会腻的吧,哪怕是突然召唤出了强大的稀有式神也很难有太多的惊喜。
尽管他心中怀着能逃过一劫的侥幸,但一看到阿妈回头看到他时眼中突然亮起的光,他就知道终究是逃不过的。
“崽来啦!快过来!”
阿妈把小天狗的手放在妖狐手心,轻轻握了握。
“崽啊!阿妈说过会给你召唤一个属于你的大天狗的!以后,他就交给你了!”
“那真是小生的荣幸。”妖狐握住了仍是一脸懵懂的小天狗的手,眯着一双狐眼笑了,仿佛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晃了眼。
而一旁的姑姑却是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妖狐和小天狗紧握的手。
夜静悄悄的,式神们大都睡下了,蝴蝶精和食梦貘如往常一般去寻找甜美舒适的梦境,后院的池塘依稀传来有节奏的蛙鸣声,在静谧的庭院中回荡,还不时撩起樱花树叶“沙沙”的和鸣。
再静谧的夜晚也难免有不眠的人。
妖狐坐在门外的屋檐下,时不时小酌一口手中的清酒,就着这清冷的月色,竟有几分羽化登仙的风韵。
“你这是想替灯笼鬼和提灯守夜吗?”
妖艳的女狐揶揄了一句,见妖狐并不搭理,便在他身边坐下,拿过一旁的酒壶给自己倒了盏酒,倚着廊柱喝了起来。
喝下半杯,三尾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你真的,打算和那个新来的在一起?”
“不然呢?”妖狐慵懒的声音不知沾了几分酒意。
“你明知只要你说不愿,阿妈定不会强迫你。”三尾看着妖狐那不以为意的样子有些无奈。
妖狐盯着手中的酒盏沉默了一会儿。
“知道吗?我已经很久没看见阿妈这么开心过了…”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有些晃荡地起了身,向屋里走去。
三尾有些愣神地看着那轮弯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寮里的欢声笑语渐渐消失,所有人都守着一个随时可能被遗弃的明天惴惴不安。
虽说是让大天狗跟着妖狐,但毕竟带孩子这种事还是姑姑更得心应手,于是大天狗白天大多数时候都和姑姑一起出去蹭经验,回到寮里则是和妖狐呆在一起。尽管大天狗不明白为什么阿妈每次看到他和妖狐在一起就会格外的开心,但他并不讨厌这样,因为他发现只要阿妈开心妖狐就会开心,而他,想要妖狐开心,虽然他能感觉到,妖狐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喜欢自己。
也许是因为大天狗变强激起了阿妈久违的斗志,阿妈带着姑姑和兔子出去征战了几个星期,终于凑了一套不错的御魂,而狗子也升上了五星。阿妈还把珍藏多年的黑蛋拿出来给狗子升技能,虽然数量不多,但好在大天狗争气,乖乖的把大招升满了。
御魂有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升星了,寮里的狗粮并不少,但要达到升星的要求却不是那么简单的,阿妈在神龛换了两个五星蛋,可还是差了不少。
寮里渐渐有了阿妈打算把五星式神喂掉的风声,而放眼寮里的五星,辉夜兔子座敷老爷子桃花都是平日里必不可少的式神,而像妖狐夜叉这样更多是心血来潮养上来的式神似乎就变得很危险。然而寮里人人自危,阿妈却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每天照常带着狗粮,一个星期后,终于有了第三个五星蛋。这进度实在说不上快,虽然阿妈每天都在喊着好累。
这天阿妈刷完狗粮回来路过庭院时喊了声妖狐,把他带进了屋,那表情也并不像是有什么好事,庭院里的大小妖怪们都有些慌了。
过了一会儿,见妖狐还没出来,蝴蝶精有些害怕的问身边的食梦貘,“阿妈不会真的要把妖狐哥哥喂掉吧?”
食梦貘也很担心,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只好说不知道。
小蝴蝶越想越害怕,最后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不想妖狐哥哥被喂掉!”
旁边的式神们一听也悲伤了起来,有些胆子小的也跟着哭了起来。
姑姑和大天狗把狗粮送回结界到庭院时看到的便是一副副悲戚的面容,还有小妖怪们的哭泣声,一时也慌了神。再听说阿妈要把妖狐喂掉更是吓了一跳,虽说不曾听阿妈提起但想来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姑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再说阿妈这边正和妖狐说着,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甚至还有哭声,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急忙忙的出来。一出门就被小蝴蝶抱住了,一群式神也围了上来。
“阿妈,不要喂掉妖狐哥哥!”
“是啊!不要喂掉妖狐哥哥,要喂就喂我好了!”
……
阿妈一听就懵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谁说我要喂掉阿崽的?”阿妈委屈,她看起来就像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呀!”
一庭院的式神闻言都停下声来看向阿妈。
“咳咳!我找阿崽才不是为了把他喂掉,你们都在想些什么呀?而且,你们都是我的大宝贝儿,我怎么会把你们喂掉啊!”
“那阿妈你会像隔壁家的阿妈抛弃他们一样抛弃我们吗?”
隔壁家?阿妈想了想终于明白了家里式神们的恐慌是怎么来的了,隔壁寮的那家伙好像是失踪了很久,那一家子式神也像是被抛弃了一样无人照顾。
阿妈蹲下来抱住蝴蝶精,拍了拍她的背安抚着道,“放心吧,我不会的,我怎么舍得呢?你们这么可爱!”
自从那天过后,寮里恢复了往昔的欢声笑语,而后来三尾问起妖狐那天阿妈找他说了什么,妖狐只是笑而不语,眼神却落在了三尾身后和妖琴琴笛合奏的大天狗身上。
那天阿妈把妖狐叫进屋后,两人面对面坐下。
“崽啊,阿妈对不起你……”阿妈低着头,声音有些哑。
“阿妈……”妖狐有些害怕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阿妈。
“你听我说完。”阿妈打断了妖狐的话,“要不是姑姑提醒我,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我一直,一直想着要你和狗子在一起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想法,我以为你也是喜欢他的,我对不起你,亏我还一直说爱你疼你,可我却……”
细细的呜咽声替代了后面的话,妖狐轻轻抱住她,手轻轻的在她背上轻抚着。
过了一会儿,哭也哭够了,阿妈坐起来抹了把眼泪,冲妖狐笑了笑,“我家崽崽是最棒的,最好的,我晚点让姑姑收拾间屋子,你以后就不用勉强自己和狗子一起住了。”
……
妖狐看着正在吹笛的大天狗,只见对方也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看了过来,妖狐冲他笑了笑。他是了解姑姑的,姑姑是不可能主动去和阿妈说起的,毕竟这可能伤害到大天狗,但如果是大天狗主动提起……
他仔细看了看樱花树下的大天狗,精致的面容,挺拔的身姿,兴许是那时的阳光太好,笛声太美,他竟觉得那树下的身影入了他的眼迷了他的心。
大天狗,好像也没那么讨厌。
(狗子和崽是会在一起的,但是我不想写了_(:з」∠)_)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