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竹伞

吃杂食的小仙女

【狗崽】放肆

***文和标题没啥关系,日常ooc不负责哟,一篇完
***月饼节快乐

妖狐一直知道,寮里那么多式神阿爸最宠他,给他买了新衣服,给他升了六星,给他肝了寮里最好的一套针女。哪怕他总是突突,但是每次阿爸就算是心塞的泪流满面也还是会对他说没事我家阿崽最棒!所以,妖狐从来都是肆无忌惮的,他可以任性的不出战,任性的只突突,任性的每天和小姐姐玩耍,阿爸从来不会怪他,虽然偶尔也会叹叹气,但他知道,阿爸最在乎的还是他。

大天狗来的那天,是他陪着阿爸在召唤的,当那个高大的带着金光的身影出现在召唤结界中时,阿爸高兴的都跳起来了。早就听说大天狗是很强大的式神,阿爸也一直很想要,他是为阿爸高兴的,但他却不会知道,这个强大的新式神将会给他带来什么。

有了大天狗后,阿爸每天都激情满满的带着他到处蹭经验,妖狐也去过一两次觉得无趣便没再去了,没多久,大天狗已经四星满了,可阿爸却有些不太高兴,妖狐知道,阿爸是在为没有升星的材料烦恼,可他也做不了什么。

大天狗就这样在四星满卡着,不知是不是天道捉弄,阿爸在给御魂方面也凄惨的吓人,半个月了,也才勉强凑了一套五星针女还没满暴。

寮里除了妖狐就只有姑姑一个六星式神,每天都是她在带狗粮肝御魂,有时碰到麻烦些的队友还会被嫌弃,但姑姑向来是好脾气的,从不在意这些有时还会反过来安慰阿爸。但有些事实就是摆在面前的,寮里真的太需要增加一位强大的六星式神了,就像大天狗。

阿爸从不会把不是狗粮的式神拿来当升星的材料,所以寮里的大家都很放心,照常嬉戏打闹,阿爸也渐渐被寮里轻松的气氛感染,不再急着加强大天狗。

神龛上六星转换券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妖狐并不担心,阿爸最宠他了,不会舍得的,但阿爸虽然嘴上不说,那时不时去神龛看看的举动却还是被大家察觉了,姑姑还私下来找妖狐,说让他劝劝阿爸把她换给大天狗,这样至少以后出去组队不会被嫌弃,阿爸也不用再每天为了弄套针女而叹气。

妖狐答应了,他去找了阿爸,那时阿爸正在神龛换四星蛋。他问阿爸为什么不换那张转换券,阿爸笑着说用不着的。妖狐没再说什么,默默离开了。

妖狐在走廊上碰到了大天狗,大天狗虽然来寮里有两个多月了,但妖狐却很少和他接触,而大天狗也是深居浅出的,寮里估计也只有阿爸和一直带着他的姑姑对他比较熟悉。

妖狐看着大天狗,突然想到,这个大妖总是一脸冷冰冰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养的熟的啊,他转念又想到了自己,笑了笑,他哪有资格说别人啊。

妖狐向大天狗点了点头,便从他身旁走过。

“妖狐,汝可知大义?”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妖狐有些诧异,一是诧异大天狗居然会主动和他说话,还有就是奇怪他为什么这么问。

妖狐转过身,看见大天狗也转了身看着他,那一副九天明月不可摘的姿态真是让他这地上的普通妖怪想上去挠花他的脸。

“不知。”不欲多言,妖狐转身就要走,却被人抓住了手。

“吾心悦汝,汝可愿……”与吾一同追寻大义。

“不愿。”妖狐抽出手,气恼的离开,想他妖狐活了那么久,从来只有他调戏别人的份,没想到现在居然被人调戏了,还是个男人。去他的明月,他刚才绝对是眼瞎了。

妖狐气了一会,但很快就把这事抛到了脑后,像往常一般与小姐姐们说笑。

第二天妖狐在自己的房门口看到了一封信,起先以为是那个小姐姐给他写的,欢喜的打开却在看到里面的内容后十分的想打人。

“妖狐亲启,吾日前与汝同战,深感汝之强大,故以至诚之心相邀,愿汝与吾一同追寻大义。大天狗参上。”

妖狐忍住了冲去把大天狗揍一顿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把信随手一扔,告诉自己别和傻逼一般计较。

可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每天都有信放在妖狐的门口,大家也都发现了,都以为是有害羞的女孩子给妖狐写了情书。但有一天抽风起了个早的桃花却发现了事情的真相,然后没多久,整个寮都知道大天狗给妖狐送情书了。

寮里小姐姐们和妖狐讨论的内容从衣服妆容变成了他和大天狗怎么样了。

妖狐受不了了,他找到了阿爸。

“阿爸,你快去把那张六星转换券换了!”

“啊?”阿爸愣了愣,“阿崽,不用的。”

“你换不换?不换我把自己送神龛了!”

阿爸一听半条命都快吓没了,“阿崽你别冲动啊!我换!我换还不行吗!”

妖狐监督着阿爸到神龛换了那张摆了许久的六星转换券,然后让路过的萤草把大天狗喊了过来。

“找吾来,有何事?”大天狗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那瑟瑟发抖的阴阳师,和一旁的妖狐。

妖狐把六星转换券往阿爸手里一塞,然后拉着大天狗到一个召唤阵内,自己又走进旁边的一个。

“阿崽,要不还是别了吧。”阿爸看着手里的六星转换券,迟迟下不去手。

“神龛就在隔壁。”

妖狐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阿爸想捶地痛哭,谁家阴阳师会被自家式神这么威胁啊!他身为平安京大阴阳师不要面子的?

阿爸哀怨的看着妖狐,对方给了他一个你看着办的眼神。嘤嘤嘤~阿崽你赢了!

脚下的召唤阵发出一阵刺眼的光,妖狐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正在慢慢消失,很快,转换仪式就结束了。

妖狐把御魂递给了阿爸,转头对大天狗说,“我已经没有力量了,以后别再来烦我。”

大天狗看着妖狐离去的背影,感受着身体里突然出现的强大力量,这曾经是属于妖狐的。明明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为何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欣喜,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一直追寻着大义从未有过迷茫的大天狗第一次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第二天,大天狗如往常一般早早起身,打理好自己后,拿出了纸笔。当笔落在纸上的时候,他却发现不知该写什么。他已经有了强大的力量,妖狐也不再是那个可以击杀八岐大蛇的强大狐妖了,他似乎没有理由再给他写信。

“我已经没有力量了,以后别再来烦我。”

想起妖狐的话,大天狗握笔的手一紧。

“咔!”

大天狗看着手中的断笔,心中愈发茫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体内强大的力量本不该属于他,还有那套闪着金光的御魂,它们都该属于那个人。

大天狗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妖狐的一颦一笑,他以扇掩面的笑,他额间血色的妖纹,还有他永远满含情意的眼……大天狗从不知道他居然将妖狐记得如此清晰。

在他漫长的过去里,他的心中只有大义,他的眼中从来只有力量和变强,对于强者,他自然会多留些心,比如大江山的那两个,还有那个来去无踪的九尾狐妖。他见过无数强者,妖狐绝不是最强的,哪怕是在这里,在大多数情况下,姑姑也是比妖狐强的,但他从未想过让姑姑与他一同追寻大义,不只是姑姑,哪怕是酒吞茨木玉藻前,他也从未想过,从始至终都只有妖狐一人,只有他。哪怕他失去了强大的力量,那份想与他一同追寻大义的心情却仍未消散,明明他已经不再强大了……

力量!对,只要让妖狐恢复以往的强大,那么他就不需要再迷茫了!

于是,刚晋升六星的大天狗主动向晴明提出去带狗粮,阿爸看着每天早出晚归的大天狗觉得很欣慰。

没有了大天狗骚扰的妖狐终于回归了平静的生活,每天和小姐姐们喝茶赏花聊些趣事好不快活,除了偶尔会想起大天狗外一切都很美好。

然而,妖狐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某天早晨,妖狐一觉醒来,一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的大天狗。

“你来做什么?”妖狐看着大天狗肩上细细的晨露,这家伙在这等了多久?

“跟吾来。”说完拉着妖狐就往阿爸那去。

于是,一大早被叫醒的阿爸在头脑一片混沌的情况下,给妖狐升了五星。

然后妖狐就被大天狗带出了门,妖狐抗议了,然而,大天狗并不理他,而他也打不过大天狗不敢硬来。

于是在大天狗的武力胁迫下,妖狐五星满了,然后他就又恢复了自由,他也看出来大天狗只是想帮他变强,估计是对之前的事心怀愧疚于是也就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大天狗的好意。

接下来的一个月,妖狐几乎见不到大天狗,只知道他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带狗粮,妖狐以为大天狗终于正常了开始干些身为寮柱该干的事了。

可一个月后,当他看着面前的五个五星狗粮和一套闪闪发光的针女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大天狗是个多么执着的妖怪。而阿爸也无比震惊,自己肝了两三个月都没肝出来,自家娃一个月就完事了,某平安京大阴阳师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了。

妖狐六星了,很快他又回到了之前的等级,又是个强大的六星大妖怪了。

大天狗很满意,而妖狐也松了口气,这一次是真的完事了吧,妖狐有些高兴又有些惆怅,惆怅啥?他也不知道,大概妖狐就是种多愁善感的妖怪吧。

然而事实证明,妖狐放松的太早了。当妖狐看着自己门口那似曾相识的信时,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恶意。

他去找大天狗理论,但大天狗已经出门带狗粮去了。

接近傍晚时分,妖狐来到大天狗的房门外,敲了敲门,没人,正巧姑姑来给大天狗送衣服,妖狐接过来说他送进去。

进了大天狗房间,妖狐四处打量了一番,屋里的摆设很简单,果然是那家伙的风格,妖狐走到小案前,桌上摆着纸笔,下面的纸好像画着些什么,妖狐好奇的将上面的白纸翻开。

画中人一双眼顾盼流转,掩面而笑,妖狐愣了,如果说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大天狗的想法的话,那他未免有些自欺欺人。那么,他呢?他对大天狗……

房门被打开,妖狐抬头,看见了进门的大天狗,大天狗一愣,显然没有想到妖狐会在这,看到案上的画,大天狗脸上有了几分不自然。那是今早写完信后不知觉中画的,等回过神来已经画完了,他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三番两次的做出些连自己都觉得奇怪的举动,但那幅画,他却不想扔。

“姑姑让我把衣服送过来。”妖狐指了指放在案上的衣服,然后从他身旁走过离开了。

接下来,妖狐依旧会收到大天狗的信,内容千篇一律,而寮里的八卦消息也漫天飞舞,妖狐却不在意,他一直在想,他对大天狗,到底是什么感情。从那天回来后,他发现自己对大天狗喜欢他这件事并不排斥,难道他也是喜欢大天狗的吗?妖狐甩了甩头,不可能呀,他明明喜欢的是小姐姐。

两个人就这样慢慢拖着,最先受不了的是妖狐,喜欢了就喜欢了吧,有什么好纠结的。

妖狐问了问椒图,得知大天狗今天没出门带狗粮,便来到了大天狗的房门外,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而入。
大天狗正在案前描画着什么,见他突然进来有些意外。妖狐走上前,果然,画的还是他,妖狐心中有些窃喜,是你先喜欢的我,我看你有诚意才回应你一下的,嗯嗯,没错,就是这样。

“大天狗,你喜欢我。”妖狐双手撑在案上看着大天狗的眼睛说道。

大天狗一愣,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人堵住了嘴。

一吻过后,妖狐放开了大天狗,舔了舔唇,“是你说的心悦我,小生收下了。”

大天狗看着眼前的妖狐,听着他的话,看着他眼中的狡黠,突然明白了什么。

“是,吾心悦汝,汝可愿……”与吾共度此生。

“我愿。”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