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竹伞

吃杂食的小仙女

【阴阳师】日常ooc停不下来系列(青若番外)

***主青坊主×般若(青若),副狗崽
***有剧透,看了这个你们就会知道这个系列的大致走向是HE,但是不影响中间小虐对吧
***又是熬夜,为我的肝默哀

番外
  “啊!”凄惨的叫声划破了庭院的宁静,将还没睡醒的众人从睡梦中惊醒。
  “啊!!”
  “啊!!!”
  ……
  “唰!”满脸怨愤的妖狐用力的把门打开,眼神还有些迷蒙,身上的薄衣堪堪裹住身形,衣领大敞着,有些凌乱,显然是刚睡醒还没来得及整理。
  刚巧在院子里的桃花不经意瞥见只觉脸上一热,连忙用袖子掩住了脸,眼神却悄悄飘向妖狐的身后,眼中放光。然而一向注意形象的妖狐却毫不顾忌,举步就要往外走去。一只手自他身后伸来,将一件外衣披在妖狐身上,遮去了旖旎的风光,然后两妖一前一后往那传来惨叫声的召唤室走去,只留眼中光芒愈盛的桃花在原地自我陶醉。
  走到召唤室门口时,妖狐已经清醒了许多,眼中多了几分平日的神气,习惯性想颠颠扇子,却发现手上空无一物,这时一把折扇从旁递来,妖狐接过,眼中泛上几分笑意看向他身侧的大天狗。
  两人的视线碰撞在一起,一个柔情旖旎,一个古井泛波,大天狗微微一倾,在妖狐额上妖印蜻蜓点水般一吻。
  “今天的,我没忘。”明明是像往常一般的平淡语气在旁人听来却有着难以忽视的柔情。
  “咳咳!”晚一步来的姑姑略尴尬地表示自己的存在。
  两人也不在意,只稍稍站直。
  “啊!!!”召唤室内传来一阵撕裂气氛的惨叫声,妖狐想起了自己的来意,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姑姑。
  “今天好像是出新式神的日子,阿爸他攒了好久的勾玉,就等今天呢,估计是一大早就忍不住开始召唤了吧,不过看这架势估计……” 姑姑和妖狐交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
  妖狐上前把门拉开,走进召唤室,他突然想起了在召唤室见到当初刚被召唤出来的大天狗的场景,那时的大天狗,切,还是那么讨厌。
  召唤阵外站了好几个r级式神,一脸懵懂地自娱自乐着,而他们的阿爸仍在努力地召唤着。
  “阿爸,放弃吧,你真以为能召唤出狗子就渡欧了吗?”妖狐不遗余力地打击着害得他没睡好觉的某人。
  “嗯。”大天狗难得地附和着,可见对某阴阳师的怨念也颇深。
  阿爸怨念地回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这都些什么熊孩子呀,一点也不贴心好嘛?简直是毒心啊!
  “最后一百个勾玉了!我就不信了!”
  “QQ扭力自由!”某阴阳师用生命嘶吼着,嘶吼着,然后,召唤阵一阵光亮后一个身形在阵中显现。
  赫然是一只 ……
  河童!!!
  “噗!”一口老血喷出,已经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就说嘛,没意思,狗子,走了。”妖狐无聊地开口,转身打算回房换件衣服。
  “啊!还有一张符没用!”身后传来阿爸绝地逢生般欣喜的惊呼。
  “QQ扭力自由!”
  然后……
  “啊!!!”
  走到门口的妖狐回头道,“我就说你不可能……”
  嘴边的话在看到召唤阵里那只陌生的式神时戛然而止。
  “我抽出来了!!抽出来了!!”阿爸兴奋地抱着姑姑都快跳起来了。
  妖狐走回来打量着新来的式神,带着一顶斗笠,身上穿的像是僧侣的衣服,手中还拿着根禅杖,好像是叫青坊主吧,跟后院池塘里那只海坊主完全不一样呢,明明都是坊主。
  小式神发现了打探的眼神,抬头向妖狐看来,妖狐看着他的眼睛一愣,那是一双死寂的眼睛,仿佛看不见一切,却又仿佛容纳着沧海桑田,一对上就让人移不开眼。突然,眼前一黑,顺着黑色的羽翼看去,果然看到了大狗子那张宛若面瘫的脸以及带着些不悦的眼睛。
  “啊啦!狗子莫不是吃醋了?”妖狐调笑着,“不过放心好了,小生对和尚可不感兴趣,身边有一块冰块就足够了,两块小生可受不了。”
  说着便抬头吻上某狗子,身上的外衣隐隐有滑落的征兆,大天狗眼神一暗,将人拦腰抱起离开了召唤室。
  兴奋过后感觉自己被糊了一脸狗粮的阿爸有些苦逼,尼玛!每天秀!他都还没追到隔壁那个榆木疙瘩呢!
  刚被召唤出来纯洁的像张白纸的某坊主作为式神的妖生就是在这么一捧冷冷的狗粮中开始的。
  青坊主的到来成了许久未有新鲜事的家中的调味剂,各位女式神们总不遗余力地调戏着他,然而,某不解风情的呆子却像块石头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连话都没几句,比大天狗还要冷,大家也就渐渐淡去了热情。
  按照惯例,青坊主仍是交给姑姑带,平日姑姑都是一人带一队低级式神,这次般若却主动来帮忙。
  姑姑看了努力笑的如平常一般的般若,点了点头,也不戳穿他眼中难掩的激动。这一天姑姑总有意无意地注意着般若,今天的般若似乎格外的开心呢!
  难道般若以前认识青坊主?只是青坊主现在还没有觉醒,对以前的事情并无记忆。
  打了一天的副本回到家里,和般若分开时,姑姑脑中仍想着般若看青坊主时眼中难掩的情绪,忍不住说了一句。
  “阿爸那里有觉醒材料,要不……”
  “不要!”般若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意尽褪脸色有些苍白。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般若有些勉强的解释道,“他现在等级还低,觉醒什么不用急的,慢慢来就好。”
  说完便匆匆道别回了自己房里。
  第二天,一队人和前一日一样的打副本,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姑姑注意到般若眼中又多了一丝苦涩。
  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式神前期升级并不难,很快青坊主就已经四星了,阿爸对于这个新式神爱不释手,宠爱程度已经快完超过当初的阿崽了, 然而阿崽并不在意,他有狗子,阿爸是什么?能吃吗?
  青坊主在所有式神中除了姑姑,最亲的便是般若,毕竟也是他带大的,相处的时间也最长, 比姑姑还长,平日里不打副本的时候,般若总是陪着他,他抄经的时候般若就坐在一旁看书,他出门散步的时候般若就默默跟在他身后说是为了保护他,他喜欢坐在屋外看院子里的式神们,般若也默默坐在他身边陪着他,起先也会疑惑,后来慢慢就习惯了。
  不知是不是从姑姑那里知道了什么,阿爸一直没有提过觉醒的事情,所以觉醒是青坊主自己提出来的。
  “觉醒啊,这个不用急的…”阿爸眼神飘忽着看了看姑姑,姑姑眼神飘了飘看向刚巧在场的般若,般若袖中握着的手紧了紧,指甲刺破手心的疼痛让他清醒了些,他故作轻松地开口道,“看我干啥,他要觉醒就给他觉醒呗,反正又不缺材料。”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方向却不是回房,像是要出门。
  “你跟我来吧。”晴明叹了口气,般若的事他也不是很清楚,式神传记里也并未提及太多详细的东西,所以他也不知般若和青坊主到底是怎么回事。阿爸尽力了,般若小可爱千万不要讨厌他咋!QAQ
  觉醒很快,布阵,觉醒,不过半日,青坊主从觉醒阵中出来时,晴明清晰的感受到了他的变化,他的眼神似乎变得更冷更远了,是因为知道会这样般若才不想他觉醒的吗?
  夜幕低垂,般若仍未归来,青坊主带着禅杖出了门,黑夜中禅杖发出了淡淡的光亮,仿佛为谁照亮着回程的路。
  青坊主是在他们散步时常去的树林里找到般若的,他靠在一棵樱花树下似是睡着了,身边是几个空酒坛,青坊主不由皱了皱眉,这是他第一次见般若喝酒,般若曾说过酒很难喝,他不喜欢。既然不喜欢,又为什么喝成这样?
  青坊主走了过去,在般若面前蹲下,轻轻摸了摸般若的头,般若本就睡的浅,迷蒙地抬眼看着青坊主。对上那双眼的一瞬,青坊主那颗自入妖就如死水一般的心第一次波动了,不,似乎还有一次,是什么时候呢?无论他怎样想都无法记起。
  般若迷蒙的眼中有些青坊主许久未见过的东西,有喜悦,有悲伤,而更深处的,是毫不掩饰的执着和……爱慕……
  这样的眼神……
  他想起来了,那是他成为妖怪没多久的事情,他在夜幕降临后和平常一样出门散步看有没有还没回家的孩子,那时也是在樱花树下,他碰到了一个孩子,他小小的,蜷缩在樱花树下,寂静的树林里他的抽泣声传的很远,他就是被那哭声引过去的。他当时正想上前像往常一样训诫他几句,可那孩子先发现了他,小小的他抬头看着他,眼睛红红的,脸上满是泪痕,他感受到了一些不一样,原来是只小妖啊。
  后来他把那只小妖带回了自己居住的洞窟,小妖告诉了他哭泣的原因,一个被人类的虚情假意欺骗、伤害了的故事,他说他恨人类。他还问他觉不觉得他难看,他说相由心生,他看得到他的心是善的。他还记得那个孩子问他时眼中的忐忑和听到他的回答时的欣喜。
  后来,他们一起生活了很久,久到一直孑然一身的他习惯了身边多了一个人,久到对彼此都无比熟悉,久到已经看不到对方渐渐变化的心……
  那是一次散步,那孩子说想尝尝酒是什么味道,他们便带了一坛回去,他成为妖怪前从未喝过酒,本来也并不打算喝,只是终是拗不过那孩子,浅浅的喝了一口便不再碰,而后便看那孩子一口一口的将一坛酒都喝下,喝到最后已是醉态萌生,不分东西了。
  他将他抱起放到扑了稻草的石床上,放下时,却被一双手环住了脖子,那孩子笨拙的抬起身亲吻着他,他一惊,将他推开,那孩子就是用着这样一种悲哀而深情的眼神看着他,成为妖后他的心第一次有了波动,却是生闷生闷的,仿佛心头被猛地一击。
  “果然,你也是一样的……”
  他想要说些什么来辩解,那孩子却是昏睡了过去,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个孩子对他……
  第二天早上,他带着食物回到洞窟时,那孩子已经离去了,他再没见过他,也从不知道他的名字。
  青坊主看着般若的眼神,几乎是一个瞬间他就确定了般若就是那个不辞而别的孩子,他感受到自己的心跳的很快,仿佛有什么压抑不住的东西就要喷发出来。
  他靠近般若,将他抱起,少年瘦弱的身形缩在他的怀里,很轻很轻,他抱着他向家走去,用妖力控制着的禅杖照亮了前方的路。
  般若抓住他的衣襟,将头埋在他的怀里,他感受到怀中的人轻颤着,他听到了他的抽泣声,就像他们初遇的那晚一样,小小的却一声声都仿佛砸在他心里,他感受到胸前的衣襟被打湿。
  “我从未骗过你,也从未在意过你的相貌,当初只是有些惊讶。”
  “我想解释,但你昏睡过去了,后来也再未找到机会说这些。”
  怀中的人又是颤了颤,将头抬起看向他,眼中仍有泪水,小脸上满是泪痕。
  “你又何苦呢?若真的不愿我记起,又为何要叫般若?”
  般若咬了咬唇,将头又埋进他怀中。 般若心经是他最爱念的经,叫般若,也不过是想欺骗自己他还念着自己罢了,如今这份心思被他拆穿,却是连欺骗自己都不行了吗?
  见他这般,青坊主知他定是会错了自己的意思,只好叹了口气。
  “我这百年了念着般若,你又怎知我不曾念你。”
  他感受到怀中的人抓紧了他的衣襟,然后一阵毫不压抑的哭声响起,不同于之前的抽泣,这一哭,仿佛要将百年来受的委屈痛苦发泄干净。
  回到家里时,般若已经哭累了沉沉睡去,青坊主在院子里看到了等待他们回来的大家,大家看到他们总算松了口气。
  “小生就说不会有事吧!睡觉睡觉!”妖狐打了个哈欠向自己房间走去,大天狗紧随其后。
  “你跟着我干嘛?滚回你自己房间去!”妖狐有些嫌弃的赶着大天狗。
  “阿爸把我的房间给青坊主了。”
  阿爸感受到了来自崽的怨念,无比悲桑,你们小两口不和别拉上我啊,为了你们这群小崽子,我连人都还没追到,现在都还单着身呢!
  “我送般若回房。”青坊主抬步向般若房间走去,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对阿爸说,“我的房间给达摩吧,我住般若那就好。”
  说完就抱着般若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中,留下猝不及防被狗粮拍了一脸的阿爸和眼睛冒光照亮了庭院的一众女式神。
  我擦!老子自己媳妇都还没追到呢!去尼玛的狗粮!
  

评论(4)

热度(73)